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 正文

眼儿媚是词牌名吗?_宋词眼儿媚的格律

眼儿媚,词牌名,又名“秋波媚”“小阑干”“东风寒”等。以阮阅(一作左誉)《眼儿媚·楼上黄昏杏花寒》为正体,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另有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变体。代表作品有宋徽宗赵佶《眼儿媚·玉京曾忆昔繁华》等。

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云:“按,此调名《秋波媚》,即《眼儿媚》也。”南唐后主李煜《菩萨蛮》词有“眼儿暗相钩,秋波横欲流”之句,形容美女流盼的目光,可为调名的注脚。调名本意即咏美女顾盼流动的目光。

北宋中期新声,创调之词为阮阅之作。阮阅为元丰八年(1085)进士。《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十一,记叙此词乃阮阅为钱塘幕官时曾眷恋一位营妓,罢官之后作词寄之。此词或误为左誉作,固为宋词名篇。此调为重头曲,每段由一个七字句、一个五字句、三个四字句组成,音节极为柔婉,宋人多用以写恋情。前后段各三个四字句,极难处理,须语意贯串,意象优美,富于诗情画意。宋徽宗赵佶于靖康二年(1127)被金兵俘获北去,怀念故都,以此调作词甚为凄婉:“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句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在,忍听羌笛,吹彻梅花。”王雱(一作无名氏)一首亦为此调名篇:“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杨柳丝丝弄轻柔

宋代:王雱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眼儿媚·迟迟春日弄轻柔

宋代:朱淑真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眼儿媚·玉京曾忆昔繁华

宋代:赵佶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眼儿媚·萧萧江上荻花秋

宋代:贺铸

萧萧江上荻花秋,做弄许多愁。半竿落日,两行新雁,一叶扁舟。

惜分长怕君先去,直待醉时休。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眼儿媚·愁云淡淡雨潇潇

宋代:石孝友

愁云淡淡雨潇潇。暮暮复朝朝。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一丛萱草,数竿修竹,数叶芭蕉。

眼儿媚·秋思

明代:刘基

萋萋芳草小楼西,云压雁声低。两行疏柳,一丝残照,万点鸦栖。

春山碧树秋重绿,人在武陵溪。无情明月,有情归梦,同到幽闺。

眼儿媚·楼上黄昏杏花寒

宋代:阮阅

楼上黄昏杏花寒。斜月小栏干。一双燕子,两行征雁,画角声残。

绮窗人在东风里,洒泪对春间。也应似旧,盈盈秋水,淡淡春山。

眼儿媚·酣酣日脚紫烟浮

宋代:范成大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眼儿媚·咏红姑娘

清代:纳兰性德

骚屑西风弄晚寒,翠袖倚阑干。霞绡裹处,樱唇微绽,靺鞨红殷。

故宫事往凭谁问,无恙是朱颜。玉墀争采,玉钗争插,至正年间。

眼儿媚·一寸横波惹春留

清代:厉鹗

一寸横波惹春留,何止最宜秋。妆残粉薄,矜严消尽,只有温柔。

当时底事匆匆去?悔不载扁舟。分明记得,吹花小径,听雨高楼。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平沙芳草渡头村

宋代:洪咨夔

平沙芳草渡头村。绿遍去年痕。游丝下上,流莺来往,无限销魂。

绮窗深静人归晚,金鸭水沈温。海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

眼儿媚(王漕赴介庵赏梅)

宋代:赵彦端

黄昏小宴史君家。梅粉试春华。暗香素蕊,横枝疏影,月淡风斜。更饶红烛枝头挂,粉蜡斗香奢。元宵近也,小园先试,火树银花。

眼儿媚·咏梅

清代:纳兰性德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

眼儿媚

宋代:高似孙

翠帘低护郁金堂。犹自未堪妆。梨花新月,杏花新雨,怎奈昏黄。春今不管人相忆,欲去又相将。只销相约,与春同去,须到君行。

眼儿媚

宋代:石孝友

何须著粉更施朱。元不在妆梳。寻常结束,珊珊环佩,短短裙襦。花羞柳妒空撩乱,冰雪做肌肤。而今便好,小名弄玉,小字琼奴。

眼儿媚(霜夜对月)

宋代:赵长卿

一钩新月照西楼。清夜思悠悠。那堪更被,征鸿嘹唳,绊惹离愁。倚栏不语情如醉,都总寄眉头。从前只为,惜他伶俐,举措风流。

眼儿媚

宋代:张元干

萧萧疏雨滴梧桐。人在绮窗中。离愁遍绕,天涯不尽,却在眉峰。娇波暗落相思泪,流破脸边红。可怜瘦似,一枝春柳,不奈东风。

眼儿媚(同孙尚书赴孟信安平江郡燕席上)

宋代:仲并

铃閤寻盟未肯寒。鹢首驻江干。云烟翰墨,风流尊俎,不放更残。金声掷地西清老,天未许终闲。知音素赏,当筵一曲,流水高山。

眼儿媚

宋代:朱敦儒

叠翠阑红斗纤浓。云雨绮为栊。只忧谢了,偏须著意,障雨遮风。瑞云香雾虽难觅,蓦地有时逢。不妨守定,从他人笑,老入花丛。

眼儿媚(陆校:按此调亦系朝中措,作眼儿媚误)

宋代:程垓

一枝烟雨瘦东墙。真个断人肠。不为天寒日暮,谁怜水远山长。相思月底,相思竹外,犹自禁当。只恐玉楼贪梦,输他一夜清香。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绿笺)

宋代:薛梦桂

碧筒新展绿蕉芽。黄露洒榴花。蘸烟染就,和云卷起,秋水人家。只因一朵芙蓉月,生怕黛帘遮。燕衔不去,雁飞不到,愁满天涯。

眼儿媚

宋代:赵桓

宸传三百旧京华。仁孝自名家。一旦奸邪,倾天拆地,忍听琵琶。如今在外多萧索,迤逦近胡沙。家邦万里,伶仃父子,向晓霜花。

眼儿媚

宋代:刘一止

度岁经年两看承。谁信有轻分。从前稳过,如今方悔,不会温存。眼前无限经行地,何处不销魂。多应为你,不看风月,睡过黄昏。

眼儿媚

宋代:朱敦儒

紫帔红襟艳争浓。光彩烁疏栊。香为小字,瑞为高姓,道骨仙风。此花合向瑶池种,可惜未遭逢。阿环见了,羞回眼尾,愁聚眉丛。

眼儿媚·那年私语小窗边

清代:朱彝尊

那年私语小窗边,明月未曾圆。含羞几度,已抛人远,忽近人前。无情最是寒江水,催送渡头船。一声归去,临得又坐,乍起翻眠。

眼儿媚

宋代:毛幵

小溪微月淡无痕。残雪拥孤村。攀条弄蕊,春愁相值,寂默无言。忍寒宜主何人见,应怯过黄昏。朝阳梦断,熏残沈水,谁为招魂。

眼儿媚(东院适人乞词,醉中书于裙带三首赵长卿)

宋代:赵长卿

人随社节去匆匆。此恨几时穷。阳台寂寞,巫山凄惨,云雨成空。芭蕉密处窗儿下,冷落旧香中。黄昏静也,蛩声满院,明月清风。

眼儿媚(水晶葡萄)

宋代:张鎡

玄霜凉夜铸瑶丹。飘落翠藤间。西风万颗,明珠巧缀,零露初漙。诗人那识风流品,马乳漫堆盘。玉纤旋摘,银罂分酿,莫负清欢。

眼儿媚·暖云挟雨洗尘埃

宋代:黎廷瑞

暖云挟雨洗香埃。划地峭寒催。燕儿知否,莺儿知否,厮句春回。小楼日日重帘卷,应是把人猜。杏花如许,桃花如许,不见归来。

眼儿媚(题苏小楼)

宋代:卓田

丈夫只手把吴钩。能断万人头。如何铁石,打作心肺,却为花柔。尝观项籍并刘季,一怒世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闺思)

宋代:曾觌

花近清明晚风寒。锦幄兽香残。醺醺醉里,匆匆相见,重听哀弹。春情入指莺声碎,危柱不胜弦。十分得意,一场轻梦,淡月阑干。

眼儿媚(席上瑞香)

宋代:朱敦儒

青锦成帷瑞香浓。雅称小帘栊。主人好事,金杯留客,共倚春风。不知因甚来尘世,香似旧曾逢。江梅退步,幽兰偷眼,回避芳丛。

眼儿媚

宋代:张孝祥

晓来江上荻花秋。做弄个离愁。半竿残日,两行珠泪,一叶扁舟。须知此去应难遇,直待醉方休。如今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眼儿媚(春情)

宋代:冯伟寿

自频双黛听啼鸦。帘外翠烟斜。社前风雨,已归燕子,未入人家。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想它楼上,问拈箫管,憔悴莺花。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玉楼初见念奴娇。无处不妖饶。眼传密意,樽前烛外,怎不魂消。西风明月相逢夜,枕罩正凉宵。_人记得,叮咛残漏,且慢明朝。

眼儿媚(妓)

宋代:辛弃疾

烟花丛里不宜他。绝似好人家。淡妆娇面,轻注朱唇,一朵梅花。相逢比著年时节,顾意又争些来朝去也,莫因别个,忘了人咱。

眼儿媚·不居上界列仙班

宋代:魏了翁

不居上界列仙班。梅隐寄幽闲。玉堂云晓,玉珍雨夜,总是真欢。如兄才誉居人上,鹏路正看看。只祈兄弟,长随母健,不爱高官。

眼儿媚·飞丝半湿惹归云

宋代:周密

飞丝半湿惹归云。愁里又闻莺。淡月秋千,落花庭院,几度黄昏。十年一梦扬州路,空有少年心。不分不晓,恹恹默默,一段伤春。

眼儿媚

宋代:黄机

东风挟雨苦无端。恻恻送轻寒。那堪更向,湘湾六六,浅处留船。诗阄酒戏成孤负,春事已阑珊。离愁都在,落花枝上,杜宇声边。

眼儿媚·公归东里我西州

宋代:李曾伯

公归东里我西州。枫荻楚天秋。乌樯转首,暮云江树,落日沙头。瞿唐此去风涛恶,宁愿贾胡留。明年春晚,松江笠泽,归约追游。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东风挟雨苦无端

宋代:黄机

东风挟雨苦无端。恻恻送轻寒。那堪更向,湘湾六六,浅处留船。诗阄酒戏成孤负,春事已阑珊。离愁都在,落花枝上,杜宇声边。

眼儿媚

宋代:刘学箕

十年不见柳腰肢。契阔几何时。天遥地远,秋悲春恨,只在双眉。雁声今夜楼西畔,情愫渺难期。杏花风景,梧桐夜月,都是相思。

眼儿媚·花光灯影浸帘栊

宋代:洪咨夔

花光灯影浸帘栊。蓬岛现仙翁。瑶裾织翠,诗瞳点碧,酒脸潮红。窦郎阴德知多少,万卷奏新功。前庭梧竹,后园桃李,无限春风。

眼儿媚(再和班字韵谢南叔兄□□见贻生日)

宋代:魏了翁

北风不竞帝师班。雨足桔槔闲。且容湖使,静中藏拙,忙里偷欢。一枰黑白终何若,未可目前看。自量愚分,不堪世用,只称田官。

眼儿媚(瞻叔兄生日五月三日)

宋代:魏了翁

梦魂不踏正牙班。直作五云间。简编真乐,埙篪雅韵,菽水清欢。都将瞥忽荣华事,春梦晓云看。只期他日,实愿受用,大耐高官。

眼儿媚·山矾风味木樨魂

宋代:张鎡

山矾风味木樨魂。高树绿堆云。水光殿侧,月华楼畔,晴雪纷纷。何如且向南湖住,深映竹边门。月儿照著,风儿吹动,香了黄昏。

眼儿媚

宋代:某教授

鬓边一点似飞鸦。莫把翠钿遮。三年两载,千撋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落谁家。若还忘得,除非睡起,不照菱花。

眼儿媚(中秋无月作)

宋代:李流谦

素娥作意失幽期。我自不凭伊。举杯重叹,帖云微笑,应道人痴。如今老去无情绪,只有睡相宜。建溪一啜,木樨数翦,酒醒归时。

眼儿媚·伤春情味酒频中

宋代:仇远

伤春情味酒频中。困倚小屏风。宝钗斜插,懒来梳洗,懒出帘栊。云鬟?鬌娇无力,此醉不禁重。分明彷佛,未央杨柳,太液芙蓉。

眼儿媚·南枝消息杳然间

宋代:赵长卿

南枝消息杳然间。寂寞倚雕栏。紫腰艳艳,青腰袅袅,风月俱闲。佳人环佩玉瓓珊。作恶探花还。玉纤捻粟,樱唇呵粉,愁点眉弯。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和八窗叔韵送之)

宋代:李曾伯

公归东里我西州。枫荻楚天秋。乌樯转首,暮云江树,落日沙头。瞿唐此去风涛恶,宁愿贾胡留。明年春晚,松江笠泽,归约追游。

眼儿媚(刘监丞翊之生日)

宋代:魏了翁

_翁表里玉无瑕。浑是得天多。一生受用,不完全处,都补填他。郎君心念和平处,似得十分家。天何以报,重重印字,滴滴檐窠。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南枝消息杳然间。寂寞倚雕栏。紫腰艳艳,青腰袅袅,风月俱闲。佳人环佩玉瓓珊。作恶探花还。玉纤捻粟,樱唇呵粉,愁点眉弯。

眼儿媚(南叔兄生日用前韵五月六日)

宋代:魏了翁

不居上界列仙班。梅隐寄幽闲。玉堂云晓,玉珍雨夜,总是真欢。如兄才誉居人上,鹏路正看看。只祈兄弟,长随母健,不爱高官。

眼儿媚

宋代:韩淲

东风拂槛露犹寒。花重湿阑干。淡云_日,晨光微透,帘幕香残。阴晴不定瑶阶润,新恨觉心阑。凭高望断,绿杨南陌,无限关山。

眼儿媚

宋代:黄公度

羊,尝遗示梅词。公依韵和之。初公被召命而西过分水岭,有诗云:“呜咽泉流万仞峰,断肠从此各西东。谁知不作多时别,依旧相逢沧海中。”及公遭谤归莆,赵丞相鼎先已谪居潮阳,谗者傅会其说,谓公此诗指赵而言,将不久复偕还中都也。秦益公愈怒,至以岭南荒恶之地处之,此词盖以自况也。一枝雪里冷光浮。空自许清流。如今憔悴,蛮烟瘴雨,谁肯寻搜。昔年曾共孤芳醉,争插玉钗头。天涯幸有,惜花人在,杯酒相酬。

眼儿媚·石榴花发尚伤春

宋代:无名氏

石榴花发尚伤春。草色带斜曛。芙蓉面瘦,蕙兰心病,柳叶眉颦。如年长昼虽难过,入夜更消魂。半窗淡月,三声鸣鼓,一个愁人。

眼儿媚·惨云愁雾罩江天

宋代:无名氏

惨云愁雾罩江天。呵手卷帘看。蒙茸柳絮,万千蝴蝶,飞过危栏。後庭一树瑶华缀,零乱暗香残。今番桂影,也应寒重,不放新弯。

眼儿媚(题九里桥)

宋代:危昴霄

睛云十丈跨杉溪。偏称夜凉时。我来正值,一滩月朗,万木霜飞。谪仙不住人间世,此恨有谁知。何人画我,倚阑得句,听水忘归。

眼儿媚·连沧危观暮江前

宋代:赵长卿

连沧危观暮江前。几醉使君筵。少年俊气,曾将吟笔,买断江天。重来细把朋游数,回首一辛酸。兰成已老,文园多病,负此江山。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柳)

宋代:尹焕

垂杨袅袅蘸清漪。明绿染春丝。市桥紧马,旗亭沽酒,无限相思。云梳雨洗风前舞,一好百般宜。不知为甚,落花时节,都是颦眉。

眼儿媚·铃阁寻盟未肯寒

宋代:仲并

铃閤寻盟未肯寒。鹢首驻江干。云烟翰墨,风流尊俎,不放更残。金声掷地西清老,天未许终闲。知音素赏,当筵一曲,流水高山。

眼儿媚·霏霏疏影转征鸿

宋代:宋齐愈

霏霏疏影转征鸿。人语暗香中。小桥斜渡,西亭深院,水月朦胧。人间不是藏春处,玉笛晓霜空。江南树树,黄垂密雨,绿涨薰风。

眼儿媚·晓来江上荻花秋

宋代:张孝祥

晓来江上荻花秋。做弄个离愁。半竿残日,两行珠泪,一叶扁舟。须知此去应难遇,直待醉方休。如今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眼儿媚·苔笺醉草调清平

宋代:仇远

苔笺醉草调清平。鸦墨湿浮云。霓裳步冷,琼箫声断,旧梦关心。小乔不恋周郎老,翠被折秋痕。那堪门外,黄花红叶,细雨更深。

眼儿媚·记得年时想荼

宋代:汪元量

记得年时想荼。蝴蝶满园飞。一双宝马,两行箫管,月下扶归。而今寂寞人何处,脉脉泪沾衣。空房独守,风穿帘子,雨隔窗儿。

眼儿媚·素娥作意失幽期

宋代:李流谦

素娥作意失幽期。我自不凭伊。举杯重叹,帖云微笑,应道人痴。如今老去无情绪,只有睡相宜。建溪一啜,木樨数翦,酒醒归时。

眼儿媚·黄昏小宴史君家

宋代:赵彦端

黄昏小宴史君家。梅粉试春华。暗香素蕊,横枝疏影,月淡风斜。更饶红烛枝头挂,粉蜡斗香奢。元宵近也,小园先试,火树银花。

眼儿媚·侬家风物似山家

宋代:赵彦端

侬家风物似山家。梅老鬓丝华。几回记得,攀翻琪树,醉帽敧斜。冷香不断春千里,归路本非赊。有人却道,使君犹健,看遍馀花。

眼儿媚·瀛仙好客过当时

宋代:洪适

瀛仙好客过当时。锦幌出蛾眉。体轻飞燕,歌欺樊素,压尽芳菲。花前一盼嫣然媚,滟滟举金卮。断肠狂客,只愁径醉,银漏催归。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当年策马过钱塘

宋代:赵长卿

当年策马过钱塘。曲径小平康。繁红酽白,娇莺姹燕,争唤何郎。而今又客东风里,浑不似寻常。只愁别后,月房云洞,啼损红妆。

眼儿媚·何须著粉更施朱

宋代:石孝友

何须著粉更施朱。元不在妆梳。寻常结束,珊珊环佩,短短裙襦。花羞柳妒空撩乱,冰雪做肌肤。而今便好,小名弄玉,小字琼奴。

眼儿媚(泊松洲)

宋代:方岳

雁带新霜几多愁。和月落沧洲。桂花如计,菊花如许,怎不悲秋。江山例合闲人管,也白几分头。去年曾此,今年曾此,烟雨孤舟。

眼儿媚(社日)

宋代:韩淲

风回香雪到梨花。山影是谁家。小窗未晚,重檐初霁,玉倚蒹葭。社寒不管人如此,依旧在天涯。碧云暮合,芳心撩乱,醉眼横斜。

眼儿媚(春愁)

宋代:陈亮

试灯天气又春来,难说是情怀。寂寥聊似、扬州何逊,不为江梅。扶头酒醒炉香灺,心绪未全灰。愁人最是,黄昏前后、烟雨楼台。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先来客路足伤悲。那更话别离。玉骢也解,知人欲去,骧首频嘶。马蹄动是三千里,后会莫相违。切须更把,丁香珍重,待我重期。

眼儿媚

宋代:曾觌

重劝离觞泪相看。寂寞上征鞍。临行欲话,风流心事,万绪千端。春光漫漫人千里,归梦绕长安。不堪向晚,孤城吹角,回首关山。

眼儿媚·谢家池馆占花中

宋代:仇远

谢家池馆占花中。微雨湿春风。艳红修碧,浓香疏影,浮动帘栊。娇蛾聚翠寻春梦,衣上泪痕重。闲窗愁对,金笼鹦鹉,彩带芙蓉。

眼儿媚·雁带新霜几多愁

宋代:方岳

雁带新霜几多愁。和月落沧洲。桂花如许,菊花如许,怎不悲秋。江山例合闲人管,也白几分头。去年曾此,今年曾此,烟雨孤舟。

眼儿媚·翠帘低护郁金堂

宋代:高似孙

翠帘低护郁金堂。犹自未忺妆。梨花新月,杏花新雨,怎奈昏黄。春今不管人相忆,欲去又相将。只销相约,与春同去,须到君行。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青锦成帏瑞香浓

宋代:朱敦儒

青锦成帷瑞香浓。雅称小帘栊。主人好事,金杯留客,共倚春风。不知因甚来尘世,香似旧曾逢。江梅退步,幽兰偷眼,回避芳丛。

眼儿媚

宋代:李德载

雪儿魂在水云乡。犹忆学梅妆。玻璃枝上,体薰山麝,色带飞霜。水边竹外愁多少,不断俗人肠。如何伴我,黄昏携手,步月斜廊。

眼儿媚·花近清明晚风寒

宋代:曾觌

花近清明晚风寒。锦幄兽香残。醺醺醉里,匆匆相见,重听哀弹。春情入指莺声碎,危柱不胜弦。十分得意,一场轻梦,淡月阑干。

眼儿媚·宸传三百旧京华

宋代:赵桓

宸传三百旧京华。仁孝自名家。一旦奸邪,倾天拆地,忍听琵琶。如今在外多萧索,迤逦近胡沙。家邦万里,伶仃父子,向晓霜花。

眼儿媚·玉京曾忆旧繁华

宋代:赵佶

玉京曾忆旧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眼儿媚·雪儿魂在水云乡

宋代:李德载

雪儿魂在水云乡。犹忆学梅妆。玻璃枝上,体薰山麝,色带飞霜。水边竹外愁多少,不断俗人肠。如何伴我,黄昏携手,步月斜廊。

眼儿媚

宋代:吕渭老

循槛琅玕粉沾衣。一片子规啼。蓬壶梦短,蜀衾香远,愁损腰肢。石城堂上双双燕,应傍莫愁飞。春江艇子,雪中梅下,知与谁期。

眼儿媚(钱别)

宋代:陈诜

鬓边一点似飞鸦。休把翠钿遮。二年三载,千拦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入人家。要不思量,除非酒醒,休照菱花。

眼儿媚

宋代:曾拨

芙蓉帐冷翠衾单。魂梦几曾闲。怎禁未许,茫茫烟水,叠叠云山。云时频把归期约,远不过春残。而今已是,荷花开了,犹倚栏干。

眼儿媚

宋代:王赏

凌寒低亚出墙枝。孤瘦雪霜姿。岁华已晚,暗香幽艳,自与时违。化工放出江头路,沙水冷相宜。东风自此,别开红紫,是处芳菲。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槐阴密处啭黄鹂

宋代:赵长卿

槐阴密处啭黄鹂。午日正长时。一番过雨,绿荷池面,冷浸琉璃。红尘不到华堂里,纤楚对蛾眉。笑偎人道,新词觅个,美底腔儿。

眼儿媚·萍乡道中乍晴

宋代:范成大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试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眼儿媚·满帘夜月耿霜秋

元代:王恽

满帘夜月耿霜秋。云梦黯歌楼。残灯伴晓,夕阳催暮,海水添愁。天涯地角相思恨,谁道北生休。一篇照映,唐人诗雅,千古风流。

眼儿媚(再和班字韵谢南叔兄□□见贻生日)

宋代:魏了翁

北风不竞帝师班。雨足桔槔闲。且容湖使,静中藏拙,忙里偷欢。一枰黑白终何若,未可目前看。自量愚分,不堪世用,只称田官。

眼儿媚

宋代:高观国

轻云终被断云留。不肯放春愁。翠楼旧倚,粉墙重见,歌酒风流。今朝毕竟吟情澹,芳意未全酬。东风向晚,莺花有意,吹转船头。

眼儿媚(陆校:按此调亦系朝中措,作眼儿媚误)

宋代:程垓

一枝烟雨瘦东墙。真个断人肠。不为天寒日暮,谁怜水远山长。相思月底,相思竹外,犹自禁当。只恐玉楼贪梦,输他一夜清香。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连沧危观暮江前。几醉使君筵。少年俊气,曾将吟笔,买断江天。重来细把朋游数,回首一辛酸。兰成已老,文园多病,负此江山。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当年策马过钱塘。曲径小平康。繁红酽白,娇莺姹燕,争唤何郎。而今又客东风里,浑不似寻常。只愁别后,月房云洞,啼损红妆。

眼儿媚(送别)

宋代:王质

雨润梨花雪未干。犹自有春寒。不如且住,清明寒食,数日之间。想君行尽嘉陵水,我已下江南。相看万里,时须片纸,各报平安。

眼儿媚(建安作)

宋代:赵彦端

侬家风物似山家。梅老鬓丝华。几回记得,攀翻琪树;醉帽_斜。冷香不断春千里,归路本非赊。有人却道,使君犹健,看遍余花。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 呈周斡臣

元代:王恽

桑榆晚景日。莫厌数相寻。静怜幽境,闲谈情话,与涤烦襟。济时幸有诸公在,乡社好浮沉。闲云却恐,西风吹去,认做商霖。

眼儿媚(寓城思归竹庵留行赋呈)

宋代:黎廷瑞

暖云挟雨洗香埃。划地峭寒催。燕儿知否,莺儿知否,厮句春回。小楼日日重帘卷,应是把人猜。杏花如许,桃花如许,不见归来。

眼儿媚·小溪微月淡无痕

宋代:毛并

小溪微月淡无痕。残雪拥孤村。攀条弄蕊,春愁相值,寂默无言。忍寒宜主何人见,应怯过黄昏。朝阳梦断,熏残沈水,谁为招魂。

眼儿媚·我来*古过悲秋

元代:王恽

我来*古过悲秋。徒倚夕阳楼。画堂歌舞,都能几日,何限幽愁。合欢闲冷孤眠苦,争向死前休。凭阑闲看,一双**,对起中流。

眼儿媚·画楼濒水翠梧阴

宋代:黄简

画楼濒水翠梧阴。清夜理瑶琴。打窗风雨,逼帘烟月,种种关心。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难忘最是,鲛绡晕满,蟫锦香沉。

眼儿媚·玄霜凉夜铸瑶丹

宋代:张鎡

玄霜凉夜铸瑶丹。飘落翠藤间。西风万颗,明珠巧缀,零露初漙。诗人那识风流品,马乳漫堆盘。玉纤旋摘,银罂分酿,莫负清欢。

眼儿媚·酸

宋代:陈三聘

酸。何人为我,丁宁驿使,来到江干。

眼儿媚·烟花丛里不宜他

宋代:辛弃疾

烟花丛里不宜他。绝似好人家。淡妆娇面,轻注朱唇,一朵梅花。相逢比著年时节,顾意又争些。来朝去也,莫因别个,忘了人咱。

眼儿媚·人随社节去匆匆

宋代:赵长卿

人随社节去匆匆。此恨几时穷。阳台寂寞,巫山凄惨,云雨成空。芭蕉密处窗儿下,冷落旧香中。黄昏静也,蛩声满院,明月清风。

眼儿媚·鬓边一点似飞鸦

宋代:某教授

鬓边一点似飞鸦。莫把翠钿遮。三年两载,千撋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落谁家。若还忘得,除非睡起,不照菱花。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黄堂风转碧幢开

宋代:洪适

黄堂风转碧幢开。笙鹤九天来。三冬爱日,一方惠露,人在春台。持杯多赞松乔喜,低唱列金钗。明年此日,紫微垣里,光应中台。

眼儿媚·晓钗催鬓语南风

宋代:吕渭老

晓钗催鬓语南风。碧涧小桥通。榆阴短短,露光炯炯,满地花红。天涯不见归帆影,蜂蝶尽西东。宿酲渐解,残妆犹在,晓日帘栊。

眼儿媚·梦魂不踏正牙班

宋代:魏了翁

梦魂不踏正牙班。直作五云间。简编真乐,埙篪雅韵,菽水清欢。都将瞥忽荣华事,春梦晓云看。只期他日,实愿受用,大耐高官。

眼儿媚·乃翁表里玉无瑕

宋代:魏了翁

乃翁表里玉无瑕。浑是得天多。一生受用,不完全处,都补填他。郎君心念和平处,似得十分家。天何以报,重重印字,滴滴檐窠。

眼儿媚·玉钩清晓上帘衣

宋代:卢祖皋

玉钩清晓上帘衣。香雾湿春枝。余寒逗雨,罗裙无赖,重暖金猊。柳边谁寄东风缆,流水只年时。无人为记,天涯归思,梁燕空飞。

眼儿媚 醴泉和高齐,遇阳帝故宫。

元代:耶律铸

隔江谁唱后庭花。烟淡月笼沙。水云凝恨,锦帆何事,也到天涯。寄声衰柳将烟草,且莫怨年华。东君也是,世间行客,知遇谁家。

眼儿媚 以上二首见中州乐府

元代:许古

浊醪?得玉为浆。风韵带橙香。持杯笑道,鹅黄似酒,酒似鹅黄。世缘老矣不思量。沈醉又何妨。临风对月,山歌野调,尽我疏狂。

眼儿媚

宋代:无名氏

厌厌愁闷无情绪。

眼儿媚·晴云十丈跨杉溪

宋代:危昂霄

睛云十丈跨杉溪。偏称夜凉时。我来正值,一滩月朗,万木霜飞。谪仙不住人间世,此恨有谁知。何人画我,倚阑得句,听水忘归。

眼儿媚·碧筒新展绿蕉芽

宋代:薛梦桂

碧筒新展绿蕉芽。黄露洒榴花。蘸烟染就,和云卷起,秋水人家。只因一朵芙蓉月,生怕黛帘遮。燕衔不去,雁飞不到,愁满天涯。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自颦双黛听啼鸦

宋代:冯伟寿

自频双黛听啼鸦。帘外翠烟斜。社前风雨,已归燕子,未入人家。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想它楼上,问拈箫管,憔悴莺花。

眼儿媚·鬓边一点似飞鸦

宋代:陈诜

鬓边一点似飞鸦。休把翠钿遮。二年三载,千拦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入人家。要不思量,除非酒醒,休照菱花。

眼儿媚·粉墙朱阁映垂杨

宋代:黄机

粉墙朱阁映垂杨。晴绿小池塘。东风扬暖,单衣初试,昼日偏长。逢松两鬓飞云影,钿合未梳妆。阑干侧畔,闲抛荔子,惊散鸳鸯。

眼儿媚·紫帔红襟艳争浓

宋代:朱敦儒

紫帔红襟艳争浓。光彩烁疏栊。香为小字,瑞为高姓,道骨仙风。此花合向瑶池种,可惜未遭逢。阿环见了,羞回眼尾,愁聚眉丛。

眼儿媚·凌寒低亚出墙枝

宋代:王赏

凌寒低亚出墙枝。孤瘦雪霜姿。岁华已晚,暗香幽艳,自与时违。化工放出江头路,沙水冷相宜。东风自此,别开红紫,是处芳菲。

眼儿媚·西溪回合小青苍

宋代:韩淲

西溪回合小青苍。梅雨弄残阳。意行陇亩,景分庭院,乳燕春长。酒深不用人歌啸,锄圃试商量。细晞菜甲,旋寻蔬笋,一梦黄粱。

眼儿媚

宋代:宋齐愈

霏霏疏影转征鸿。人语暗香中。小桥斜渡,西亭深院,水月朦胧。人间不是藏春处,玉笛晓霜空。江南树树,黄垂密雨,绿涨薰风。

眼儿媚

宋代:仇远

苔笺醉草调清平。鸦墨湿浮云。霓裳步冷,琼箫声断,旧梦关心。小乔不恋周郎老,翠被折秋痕。那堪门外,黄花红叶,细雨更深。

眼儿媚

宋代:仇远

谢家池馆占花中。微雨湿春风。艳红修碧,浓香疏影,浮动帘栊。娇蛾聚翠寻春梦,衣上泪痕重。闲窗愁对,金笼鹦鹉,彩带芙蓉。

眼儿媚(泊松洲)

宋代:方岳

雁带新霜几多愁。和月落沧洲。桂花如计,菊花如许,怎不悲秋。江山例合闲人管,也白几分头。去年曾此,今年曾此,烟雨孤舟。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

宋代:黄机

粉墙朱阁映垂杨。晴绿小池塘。东风扬暖,单衣初试,昼日偏长。逢松两鬓飞云影,钿合未梳妆。阑干侧畔,闲抛荔子,惊散鸳鸯。

眼儿媚(南叔兄生日用前韵五月六日)

宋代:魏了翁

不居上界列仙班。梅隐寄幽闲。玉堂云晓,玉珍雨夜,总是真欢。如兄才誉居人上,鹏路正看看。只祈兄弟,长随母健,不爱高官。

眼儿媚(代答)

宋代:史达祖

儿家七十二鸳鸯。珠佩锁瑶箱。期花等月,秦台吹玉,贾袖传香。十年白玉堂前见,直是翦柔肠。将愁去也,不成今世,终误王昌。

眼儿媚(下郭赵园)

宋代:韩淲

西溪回合小青苍。梅雨弄残阳。意行陇亩,景分庭院,乳燕春长。酒深不用人歌啸,锄圃试商量。细晞菜甲,旋寻蔬笋,一梦黄粱。

眼儿媚(效易安体)

宋代:侯置

花信风高雨又收。风雨互迟留。无端燕子,怯寒归晚,闲损帘钩。弹棋打马心都懒,撺掇上春愁。推书就枕,凫烟淡淡,蝶梦悠悠。

眼儿媚·重劝离觞泪相看

宋代:曾觌

重劝离觞泪相看。寂寞上征鞍。临行欲话,风流心事,万绪千端。春光漫漫人千里,归梦绕长安。不堪向晚,孤城吹角,回首关山。

眼儿媚·一枝雪里冷光浮

宋代:黄公度

一枝雪里冷光浮。空自许清流。如今憔悴,蛮烟瘴雨,谁肯寻搜。昔年曾共孤芳醉,争插玉钗头。天涯幸有,惜花人在,杯酒相酬。

眼儿媚·雨润梨花雪未乾

宋代:王质

雨润梨花雪未干。犹自有春寒。不如且住,清明寒食,数日之间。想君行尽嘉陵水,我已下江南。相看万里,时须片纸,各报平安。

眼儿媚·深闺小院日初长

宋代:无名氏

深闺小院日初长。娇女绮罗裳。不做东君造化,金针刺绣群芳样。斜枝嫩叶包开蕊。唯只欠馨香。曾向园林深处,引教蝶乱蜂狂。

眼儿媚·杨柳丝丝弄轻柔

宋代:无名氏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垂杨袅袅蘸清漪

宋代:尹焕

垂杨袅袅蘸清漪。明绿染春丝。市桥紧马,旗亭沽酒,无限相思。云梳雨洗风前舞,一好百般宜。不知为甚,落花时节,都是颦眉。

眼儿媚·十年不见柳腰肢

宋代:刘学箕

十年不见柳腰肢。契阔几何时。天遥地远,秋悲春恨,只在双眉。雁声今夜楼西畔,情愫渺难期。杏花风景,梧桐夜月,都是相思。

眼儿媚·风回香雪到梨花

宋代:韩淲

风回香雪到梨花。山影是谁家。小窗未晚,重檐初霁,玉倚蒹葭。社寒不管人如此,依旧在天涯。碧云暮合,芳心撩乱,醉眼横斜。

眼儿媚·一枝烟雨瘦东墙

宋代:程垓

一枝烟雨瘦东墙。真个断人肠。不为天寒日暮,谁怜水远山长。相思月底,相思竹外,犹自禁当。只恐玉楼贪梦,输他一夜清香。

眼儿媚·玉楼初见念奴娇

宋代:赵长卿

玉楼初见念奴娇。无处不妖娆。眼传密意,樽前烛外,怎不魂消。西风明月相逢夜,枕簟正凉宵。殢人记得,叮咛残漏,且慢明朝。

眼儿媚(初秋)

宋代:张鎡

凄风吹露湿银床。凉月到西厢。蛩声未苦,桐阴先瘦,愁与更长。起来没个人僽采,枕上越思量。眼儿业重,假饶略睡,又且何妨。

眼儿媚·柳腰花貌天然好

宋代:杨无咎

柳腰花貌天然好,聪慧更温柔。千娇百媚,一时半霎,不离心头。是人总道新来瘦,也著甚来由。假饶薄命,因何瘦了,划地风流。

眼儿媚·莫嗔日日话思归

宋代:黄机

莫嗔日日话思归。归也却便宜。东邻招茗,西邻唤酒,一笑开眉。人生万事无缘足,待足是何时。妻能纺绩,儿能耕获,未必寒饥。

眼儿媚·丈夫只手把吴钩

宋代:卓田

丈夫只手把吴钩。能断万人头。如何铁石,打作心肺,却为花柔。尝观项籍并刘季,一怒世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

眼儿媚·芙蓉帐冷翠衾单

宋代:曾揆

芙蓉帐冷翠衾单。魂梦几曾闲。怎禁未许,茫茫烟水,叠叠云山。去时频把归期约,远不过春残。而今已是,荷花开了,犹倚栏干。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北风不竞帝师班

宋代:魏了翁

北风不竞帝师班。雨足桔槔闲。且容湖使,静中藏拙,忙里偷欢。一枰黑白终何若,未可目前看。自量愚分,不堪世用,只称田官。

眼儿媚·轻云终被断云留

宋代:高观国

轻云终被断云留。不肯放春愁。翠楼旧倚,粉墙重见,歌酒风流。今朝毕竟吟情澹,芳意未全酬。东风向晚,莺花有意,吹转船头。

眼儿媚·儿家七十二鸳鸯

宋代:史达祖

儿家七十二鸳鸯。珠佩锁瑶箱。期花等月,秦台吹玉,贾袖传香。十年白玉堂前见,直是翦柔肠。将愁去也,不成今世,终误王昌。

眼儿媚·潘郎心老不成春

宋代:史达祖

潘郎心老不成春。风味隔花尘。帘波浸笋,窗纱分柳,还过天津。近时无觅湘云处,不记是行人。楼高望远,应将秦镜,多照施颦。

眼儿媚·东风拂槛露犹寒

宋代:韩淲

东风拂槛露犹寒。花重湿阑干。淡云殢日,晨光微透,帘幕香残。阴晴不定瑶阶润,新恨觉心阑。凭高望断,绿杨南陌,无限关山。

眼儿媚·阿仪丑笔学雷家

元代:元好问

阿仪丑笔学雷家。绕口墨糊涂。音搽今年解道,疏篱冻雀,远树昏鸦。乃公行坐文书里,面皱鬓生华。儿郎又待,吟诗写字,甚是生涯。

眼儿媚 赋燕子楼用斡臣继路宣叔乐府韵

元代:王恽

横塘烟淡冷涵秋。寂寞旧妆楼。珠帘夜月,露桃幽怨,总是闲愁。形消骨化情缘在,此恨若为休。长河解浣,佳人无那,倒卷黄流。

眼儿媚·西风归燕几经秋

元代:王恽

西风归燕几经秋。人老水边楼。一灯孤枕,满襟清血,花也含愁。前堂歌吹新声有,争似去来休。长河若解,将姝遗恨,与泪俱流。

眼儿媚·循槛琅玕粉沾衣

宋代:吕渭老

循槛琅玕粉沾衣。一片子规啼。蓬壶梦短,蜀衾香远,愁损腰肢。石城堂上双双燕,应傍莫愁飞。春江艇子,雪中梅下,知与谁期。

眼儿媚·叠翠阑红斗纤浓

宋代:朱敦儒

叠翠阑红斗纤浓。云雨绮为栊。只忧谢了,偏须著意,障雨遮风。瑞云香雾虽难觅,蓦地有时逢。不妨守定,从他人笑,老入花丛。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效易安体)

宋代:侯置

花信风高雨又收。风雨互迟留。无端燕子,怯寒归晚,闲损帘钩。弹棋打马心都懒,撺掇上春愁。推书就枕,凫烟淡淡,蝶梦悠悠。

眼儿媚

宋代:仇远

伤春情味酒频中。困倚小屏风。宝钗斜插,懒来梳洗,懒出帘栊。云鬟B63AED23娇无力,此醉不禁重。分明仿佛,未央杨柳,太液芙蓉。

眼儿媚(寄赠)

宋代:史达祖

潘郎心老不成春。风味隔花尘。帘波浸笋,窗纱分柳,还过天津。近时无觅湘云处,不记是行人。楼高望远,应将秦镜,多照施颦。

眼儿媚

宋代:洪适

黄堂风转碧幢开。笙鹤九天来。三冬爱日,一方惠露,人在春台。持杯多赞松乔喜,低唱列金钗。明年此日,紫微垣里,光应中台。

眼儿媚

宋代:吕渭老

晓钗催鬓语南风。碧涧小桥通。榆阴短短,露光炯炯,满地花红。天涯不见归帆影,蜂蝶尽西东。宿酲渐解,残妆犹在,晓日帘栊。

眼儿媚 咏梅

清代:纳兰性德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

眼儿媚·凄风吹露湿银床

宋代:张鎡

凄风吹露湿银床。凉月到西厢。蛩声未苦,桐阴先瘦,愁与更长。起来没个人僽采,枕上越思量。眼儿业重,假饶略睡,又且何妨。

眼儿媚·试灯天气又春来

宋代:陈亮

试灯天气又春来,难说是情怀。寂寥聊似、扬州何逊,不为江梅。扶头酒醒炉香灺,心绪未全灰。愁人最是,黄昏前后、烟雨楼台。

眼儿媚·先来客路足伤悲

宋代:赵长卿

先来客路足伤悲。那更话别离。玉骢也解,知人欲去,骧首频嘶。马蹄动是三千里,後会莫相违。切须更把,丁香珍重,待我重期。

眼儿媚

宋代:杨无咎

柳腰花貌天然好,聪慧更温柔。千娇百媚,一时半霎,不离心头。是人总道新来瘦,也著甚来由。假饶薄命,因何瘦了,划地风流。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前时同醉曲江滨

宋代:无名氏

前时同醉曲江滨。初样小梅春。花残人远,几经风雨,结子青青。谁知别後无肠断,行尽水云程。修峰万仞,邮亭息鞚,独对黄昏。

眼儿媚·萧萧疏雨滴梧桐

宋代:张元干

萧萧疏雨滴梧桐。人在绮窗中。离愁遍绕,天涯不尽,却在眉峰。娇波暗落相思泪,流破脸边红。可怜瘦似,一枝春柳,不奈东风。

眼儿媚

宋代:黄笋

画楼濒水翠梧阴。清夜理瑶琴。打窗风雨,逼帘烟月,种种关心。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难忘最是,鲛绡晕满,蟫锦香沉。

眼儿媚

宋代:某教授

鬓边一点似飞鸦。莫把翠钿遮。三年两载,千撋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落谁家。若还忘得,除非睡起,不照菱花。

眼儿媚(瞻叔兄生日五月三日)

宋代:魏了翁

梦魂不踏正牙班。直作五云间。简编真乐,埙篪雅韵,菽水清欢。都将瞥忽荣华事,春梦晓云看。只期他日,实愿受用,大耐高官。

眼儿媚

宋代:洪适

瀛仙好客过当时。锦幌出蛾眉。体轻飞燕,歌欺樊素,压尽芳菲。花前一盼嫣然媚,滟滟举金卮。断肠狂客,只愁径醉,银漏催归。

眼儿媚·萧萧江上荻花秋

宋代:宋无名氏

萧萧江上荻花秋,做弄许多愁。半竿落日,两行新雁,一叶扁舟。惜分长怕君先去,直待醉时休。今宵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眼儿媚

宋代:赵长卿

槐阴密处啭黄鹂。午日正长时。一番过雨,绿荷池面,冷浸琉璃。红尘不到华堂里,纤楚对蛾眉。笑偎人道,新词觅个,美底腔儿。

眼儿媚(女贞木)

宋代:张鎡

山矾风味木樨魂。高树绿堆云。水光殿侧,月华楼畔,晴雪纷纷。何如且向南湖住,深映竹边门。月儿照著,风儿吹动,香了黄昏。

眼儿媚(刘监丞翊之生日)

宋代:魏了翁

_翁表里玉无瑕。浑是得天多。一生受用,不完全处,都补填他。郎君心念和平处,似得十分家。天何以报,重重印字,滴滴檐窠。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眼儿媚·一钩新月照西楼

宋代:赵长卿

一钩新月照西楼。清夜思悠悠。那堪更被,征鸿嘹唳,绊惹离愁。倚栏不语情如醉,都总寄眉头。从前只为,惜他伶俐,举措风流。

眼儿媚·花信风高雨又收

宋代:侯置

花信风高雨又收。风雨互迟留。无端燕子,怯寒归晚,闲损帘钩。弹棋打马心都懒,撺掇上春愁。推书就枕,凫烟淡淡,蝶梦悠悠。

眼儿媚·度岁经年两看承

宋代:刘一止

度岁经年两看承。谁信有轻分。从前稳过,如今方悔,不会温存。眼前无限经行地,何处不销魂。多应为你,不看风月,睡过黄昏。

眼儿媚

宋代:汪元量

记得年时赏荼コ。蝴蝶满园飞。一双宝马,两行箫管,月下扶归。而今寂寞人何处,脉脉泪沾衣。空房独守,风穿帘子,雨隔窗儿。

眼儿媚

宋代:周密

飞丝半湿惹归云。愁里又闻莺。淡月秋千,落花庭院,几度黄昏。十年一梦扬州路,空有少年心。不分不晓,恹恹默默,一段伤春。

眼儿媚

宋代:黄机

莫嗔日日话思归。归也却便宜。东邻招茗,西邻唤酒,一笑开眉。人生万事无缘足,待足是何时。妻能纺绩,儿能耕获,未必寒饥。

眼儿媚(寿钱德成)

宋代:洪咨夔

花光灯影浸帘栊。蓬岛现仙翁。瑶裾织翠,诗瞳点碧,酒脸潮红。窦郎阴德知多少,万卷奏新功。前庭梧竹,后园桃李,无限春风。

眼儿媚

宋代:卢祖皋

玉钩清晓上帘衣。香雾湿春枝。余寒逗雨,罗裙无赖,重暖金猊。柳边谁寄东风缆,流水只年时。无人为记,天涯归思,梁燕空飞。

眼儿媚 赋秋日海棠,分韵得阑字

元代:刘敏中

春来应怪洗妆悭。故作两回看。风流依旧,檀心晕紫,翠袖凝丹。玉容寂寞栏干泪,细雨豆花寒。多情谁管,今宵冷落,淡月东栏。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美得令人窒息的词牌《眼儿媚》诗词190篇大全集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