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 正文

重庆谈判中,国民党承认了解放区_重庆谈判国民党发动了

文|黄金生

重庆谈判中的焦点,无疑是国共两党最高领袖的会面。早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毛泽东和蒋介石即相识共事,但自从成了政治敌手后,已有近20年没有相见。抗日战争胜利后,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无不渴望和平,所以两位政治巨人的见面,被国人寄予了极大的期望。

国共双方,对这场会面也自然有着精密的筹划。事实上,从蒋介石邀请毛泽东的那一刻起,双方的暗战和角力就已经开始了。

如此“诚意”

万急 延安

毛泽东先生勋鉴:

倭寇投降,世界永久和平局面,可期实现,举凡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亟待解决,特请先生克日惠临陪都,共同商讨,事关国家大计,幸勿吝驾,临电不胜迫切悬盼之至。

蒋中正未寒

这封电报的日期是1945年8月14日。蒋介石在“第一时间”向毛泽东发出邀请,似乎表达了蒋对与中共和谈的诚意。但事实是否如此呢?在8月10日,日本向中、美、英、苏四大国发出请降照会。据蒋的内侍人员居以侨回忆: “由军事委员会、军政部拟出受降接收人员名单,林蔚、陈布雷递给蒋介石看,蒋介石看到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名字时,眉毛一扬,拿起红蓝铅笔,用红色的一端把朱德的名字划掉,然后写上一个‘阅’字,签上‘中正’二字。”

当时,在华日军有百万之众,不仅占有中国许多城市和交通线,而且拥有大量武器和物资。谁最早、最多接受日军投降,谁就将取得最多、最大的胜利果实。在8月11日这一天,蒋介石给各方发了许多电报,他命令国民革命军各战区司令长官:“务督将士加紧作战努力,一切依照既定军事计划与命令积极推进,勿稍松懈。” 但是此令却未发给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司令长官朱德,朱德接到的则是一份内容截然相反的电令:“所有该集团军所属部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这实际上剥夺了共产党人接受日军投降的权利。

重庆谈判:如此“诚意”,蒋欲甩锅中共,毛指示“迎头给予痛击”

既然如此,蒋介石发出这份邀请,是为何意?作为最早向蒋提出邀请毛泽东来渝的唐纵,在8月12日为蒋拟定一份呈文,其中建议:“中央表示统一团结战后建设之殷望,并重申召集国民大会实施宪政之诺言,同时表示希望中共领袖来渝共商进行。如毛泽东果来则可使其就范;如其不来,则中央可以昭示宽大于天下,而中共将负破坏统一之责。”也就是说,毛泽东来与不来,都对重庆方面有利。

显然,蒋介石认可了唐纵的建议,8月14日,蒋以电台广播的方式,公开向毛发出邀请。采取这种方式,蒋便可以占据舆论制高点,从而将要不要和谈、要不要和平的问题摆在中共面前。蒋的这种策略也确实收到了舆论效果,8月16日《大公报》发表社论就说:“蒋主席既掬诚相邀,期共商讨,毛先生自然也应该不吝一行,以定国是⋯⋯忠贞爱国的中国人,都在翘待毛先生的惠然肯来了!”

重庆谈判:如此“诚意”,蒋欲甩锅中共,毛指示“迎头给予痛击”

电报上的较量

对于与蒋介石的会晤,毛泽东一直对三年前未能去重庆耿耿于怀, 直到1943年1月25日他在写给彭德怀的信里还说:“去年九月蒋约我见面,派了林彪去,现尚未回,到适当时机,我准备出去见蒋,以期谈判成功。”毛泽东从认为中共应以武装打倒蒋介石,转向“钻进去给蒋洗脸而不是砍头”。但蒋此时的“盛情”邀请却让毛感觉不太舒服,因为他刚刚剥夺了八路军的对日作战与受降之权,8月13日,毛泽东还痛斥蒋的命令“从头到尾都是在挑动内战” ,这时收到蒋的电报自然会引起毛的警觉,于是在8月16日,毛以朱德名义写了一封长达2600字的致蒋电,要求蒋介石:“八路军和新四军必须参加受降”、“国民政府对日受降事宜必须同我方商量”、“制止内战”、“立即废止一党专政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电尾特别注明:“以上各项,我请你早日回答。” 紧接着,毛泽东复电蒋介石:“朱德总司令本日午有一电给你,陈述敝方意见,待你表示意见后,我将考虑和你会见的问题。”

毛泽东的这封电报,没有说不去重庆,而是待蒋表态以后再看。8月20日,蒋再致毛泽东一电,声称“期待正殷,而行旌迟迟未发,不无歉然”。接着声称:受降办法由盟军总部规定,不能破坏盟军“共同之信守”,朱总司令对于执行盟军规定,亦持异议,“则对我国家与军人之资格将置于何地?”电报最后重申邀请:“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之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收益百惠,岂仅个人而已哉!特再驰电奉邀,务恳惠诺为感。”

这封电报,蒋一方面以“受降办法由盟军总部规定”回绝了毛所提条件,但另一方面则对毛的赴渝邀请更加“殷切”。22日,毛泽东再次复电蒋介石:“兹为团结大计,特先派周恩来同志前来晋谒,到后希予接洽为恳!”这样,毛泽东二度拒邀。

重庆谈判:如此“诚意”,蒋欲甩锅中共,毛指示“迎头给予痛击”

三次电邀,舆论倒向蒋,毛如何接招?

应该说,形势是在向着蒋所希望的方向发展。蒋约毛的电报,均以三栏的地位用大字标题刊于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国内要闻版上,加之重庆广播电台推波助澜,国内外无不知晓。毛的再次拒邀,使许多人对中共产生了更多的疑问与指责。

蒋介石此时趁舆论有利的时机,23日第三次致电毛,称:“承派周恩来先生来渝洽商,至为欣慰。惟目前各种重要问题,均待与先生面商,时机迫切,仍盼先生能与恩来先生惠然偕临,则重要问题,方得迅速解决,国家前途实利赖之。兹已准备飞机迎迓。”蒋已三次发出邀请,足以表明诚意了,接下来就看毛如何“接招”了,如果他三电而毛仍不来,他就占尽先机了。

中共方面提出的谈判条件未被接受,却感觉到来自舆论的压力,同时施加压力的,还有美苏方面。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美军中国战区司令官魏德迈都分别致电毛泽东,不但“晓以大义”,而且赫尔利两次表示愿意带专机赴延安迎驾。苏联方面,斯大林曾两次致电毛泽东,声称“中国不能再打内战,要再打内战,就可能把民族引向灭亡的危险地步”。又称:“蒋介石已再三邀请你去重庆协商国事,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拒绝,国际、国内各方面就不能理解了。如果打起内战,战争的责任由谁承担?你到重庆去同蒋会谈,你的安全由美、苏两家负责。”据说,毛泽东收到电报后很不高兴,“甚至是很生气”。在1960年召开的北戴河会议上周恩来还曾提到:“苏联受中苏友好条约的束缚,在道义上支持国民党政府,他硬是要压我们同意接受和平谈判。”可见,苏联在其中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重庆谈判:如此“诚意”,蒋欲甩锅中共,毛指示“迎头给予痛击”

1945年8月29日,《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发布《为商讨团结建国大计毛主席飞抵重庆》的消息

由于各方压力,毛泽东不得不放弃开始向蒋提出的谈判条件。23日,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在会上说:“我们要准备有所让步以取得合法地位,利用国会讲坛去进攻。”虽然有美苏做的口头保障,但政治局的成员们还是非常担心毛的安全问题,毛泽东对此表示:“我在重庆期间,前方和后方都必须积极行动,对蒋介石的一切阴谋都要予以揭露,对蒋介石的一切挑衅行为,都必须予以迎头痛击,有机会就吃掉它,能消灭多少就消灭多少。我军的胜利越大,人民群众活动越积极,我的处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须知蒋委员长只认得拳头,不认识礼让。”

24日,毛泽东复电蒋介石:“鄙人极愿与先生会见,商讨和平建国大计。俟飞机到,恩来同志立即赴渝晋谒,弟亦准备随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复。”到 25日,毛泽东复电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人魏德迈时又表示与周恩来偕赫尔利大使同机飞渝。

26日,中央政治局再度研讨毛赴渝一事。毛说:去,可以争得主动权,要充分估计到蒋介石逼我城下之盟的可能,但签字之手在我。必须做一定的让步⋯⋯如果还不行,那么城下就不盟,准备坐班房。

这样,经过一番准备,毛泽东终于登上去往重庆的飞机,在国统区的中心亮相了。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