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阅读 > 正文

邹忌讽齐王纳谏采用什么写法_邹忌讽齐王纳谏进谏方式

古文与管理4【邹忌讽齐王纳谏】:如何举一反三的唯一方法

邹忌是齐国人,齐威王任他为相国。

邹忌是个美男子,人长得很帅。一天,他正照着镜子,突然想起城北的一条小街上有一位姓徐的,很多人都说这个姓徐是个特别帅的大帅哥。邹忌有点不服气,于是,他分别问他的大老婆、小老婆和来看望他的一位采购商,是姓徐的比他帅呢还是他比姓徐的帅。他的大老婆、小老婆和采购商三人都回答说邹忌比姓徐的帅多了,姓徐的简直没法比。邹忌很是高兴。

第二天,刚好姓徐的有事来找邹忌。邹忌是个很有自知之明且勇于认输的人,他看了姓徐的又反复照着镜子看看自己,发觉自己远不如姓徐的帅,很是郁闷。

邹忌也很纳闷,很奇怪,自己明明远不如姓徐的帅,为什么他大小老婆和那位采购商都说自己比姓徐的帅呢?

邹忌想到晚上终于想清楚了,原来他的大小老婆一个爱他一个怕他,而采购商有求于他,所以他们投其所好都说邹忌比姓徐的帅了。

如果仅仅是想明白这个道理,邹忌成不了战国的名相,邹忌之所以能成为著名的邹忌,在于他想清楚这个道理之后,再往深层去思考问题,再从各个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邹忌由自己的这件事,想到了他的老板齐威王。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和权势,比齐威王差了一万倍,但仍有不少爱他怕他和有求于他的人,为了迎合他而在说着违心的话(比如说他比姓徐的帅),而以齐威王的地位和权势,爱齐威王的人、怕齐威王的人、有求于齐威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那么,岂不是为了迎合齐威王而和齐威王说违心话的人多如牛毛?

于是,邹忌立刻去找他的老板齐威王。

邹忌向齐威王讲了他与城北徐公孰美的故事,以及他的感悟和心得体会,并借此提出合理化建议:纳谏(就是鼓励下面的员工说话,说真话)。齐威王是战国时期一位很好的老板,他采纳了邹忌的建议。并在执行时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比如,当面说齐威王错误及不足的,受上赏;写信告诉的,受中赏;私下讨论被齐威王听到的,受下赏),得到良好的效果,“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各国皆朝于齐,从而使齐威王真正称威于战国。

古文与管理4【邹忌讽齐王纳谏】:如何举一反三的唯一方法

以上出自《邹忌讽齐王纳谏》(原文见附文),邹忌讽齐王纳谏是举一反三的典型案例。

举一反三源于孔子对弟子的说教: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孔夫子这句话的意思是,我老人家说到一个墙角,你们应该要能灵活的推想到另外三个墙角去,不能这样去做去想的话,我不会再教你们了。

也就是说,孔夫子在教导我们,日常学习、工作、完成任务、解决问题时,我们应该灵活的思考,眼界放宽,能够由当前出现的这件事、这个问题,联想到其他类似或相近的事或问题,然后采用相应的方法,提早去解决、规避或预防。

古文与管理4【邹忌讽齐王纳谏】:如何举一反三的唯一方法

古人在举一反三方面做得非常好,本文的邹忌,更是其中的典型。古人如此厉害,我们今天呢?

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我们或许经常听到管理者在抱怨,为什么相同或类似的错误不停的出现、反复的发生?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的管理人员不愿去举一反三,不会去举一反三,更多的时候是被动的解决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推一下走一步,不推则不动。

我觉得管理的核心及重要任务之一,是解决如何使我们的下属我们的中基层管理者具有举一反三的意识与能力,使他们能够自主自发的举一反三,能够自动的举一反三,能够有效的举一反三。

古文与管理4【邹忌讽齐王纳谏】:如何举一反三的唯一方法

那么,如何举一反三?无他,唯放权尔!

首先,举一反三的基础与前提是真正理解所做的事,也就是那个“一”。真正的去理解那个“一”,真正理解了那个“一”,才有可能去“反三 ”。很多管理者抱怨下属不会举一反三,却不知真正的原因在于这类管理者自身。他们往往比较强势且不喜欢真正放权,他们在抱怨下属不会举一反三的时候,往往忘了他曾多次要求下属无条件的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大多数时候,下属只知道做,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做,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下属举一反三,无疑是自欺欺人,自然,也是做不到的。

其次,举一反三的关键是思考,思考需要有经验和知识的积累。如何使下属有更多的经验而不是经历?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放权。

再次,举一反三需要悟性。我不否认有天才,但我不认为你我是天才,更不认为我们的下属是天才。悟性,从何而来,悟性是从不断的学习和尝试中而来,而最好的学习和尝试就是亲自动手,对上级管理者来说,就是放权。

最后,举一反三也需要方法,现在信息发达,各类方法多如牛毛,如何更好的掌握和利用方法,最好的途径就是放手让其去做。

古文与管理4【邹忌讽齐王纳谏】:如何举一反三的唯一方法

附:邹忌讽齐王纳谏 选自《四部丛刊》本《战国策·齐策一》


邹忌修八尺有余,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 ”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 ”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 ”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客曰:“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议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

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随机文章